<samp id="lyhpb"><output id="lyhpb"><div id="lyhpb"></div></output></samp>
<acronym id="lyhpb"></acronym>
    1. <ol id="lyhpb"><output id="lyhpb"></output></ol>
      <cite id="lyhpb"><li id="lyhpb"></li></cite>

    2. <span id="lyhpb"><sup id="lyhpb"></sup></span>
      <span id="lyhpb"></span>
    3. 媒體報道
      BOSS論健 | 強生醫療王金鶴:
      長青之業 在于創新
      BOSS論健 | 強生醫療王金鶴:
      長青之業 在于創新
      (2019-07-23)一家百年跨國企業,如何通過創新來適應快速迭代的中國市場?

      百忙之中,終于有時間和兒子打一場網球。

      小朋友的反手動作一直不太穩定。當看到他打得越來越穩的時候,王金鶴油然產生了一種小確幸。

      這一個極為平常的父子畫面,被王金鶴稱為近期以來少有的享受時刻。

      類似的享受時刻,一年前也出現過。當時,王金鶴成功說服美國總部讓一項創新的球囊技術產品(HELIOSTAR)在中美同步上市。

      對于多數跨國公司高管來說,高壓的市場拓展工作與低頻的家庭生活要實現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光是工作的,還有很多家庭的,都要盡可能地兼顧好。”王金鶴對健康界說。

      expand

      創新之旅

      16年前,沒有任何醫療健康背景的王金鶴從美國密歇根大學商學院MBA畢業后加入強生醫療。他先后做過外科、縫線、止血、電生理等業務,歷經銷售經理、產品經理、市場經理等多個不同類別的崗位,業務范圍不可謂不廣。也正因為這種在不同領域、不同部門的磨練,讓他對強生醫療的產品線生態理解得更為全面和透徹。

      三年前,王金鶴晉升為強生醫療心血管及專業解決方案總經理。“在成長的過程中,我也犯過很多錯,面臨過各種各樣的挑戰。”王金鶴說,是強生用包容和關愛讓他意識到:職業發展靠的不是爆發力,而是長跑的耐力。

      2019年初,王金鶴被任命為強生醫療中國創新委員會主席。然而,王金鶴的“創新之旅”并非今年才開始。

      對于許多跨國公司來說,創新往往是全球化的,多是將基于西方成熟市場研發的產品直接出口至中國,專門針對中國市場的創新往往是滯后的。王金鶴也曾面臨過這樣的狀況。

      事在人為,創新的發生或許就在一念之間。以之前提及的HELIOSTAR為例,這是一種用于房顫消融的創新產品,首先在美國研發成功。接下來,要不要在中美同步上市?王金鶴和總部意見不一。總部有很大的擔心:這樣做會不會影響美國市場的成功上市?畢竟是額外增加了中國市場的變動因素。

      王金鶴堅持同步上市,并且很有信心。他認為,強生創新產品最終的目的還是服務于患者。當今,中國已是強生全球業務的重要市場。隨著中國中產階層人數增長、老齡化進程以及患者對定制化醫療健康解決方案的需求發展,中國市場也亟需這樣一個創新的產品惠及患者;而且近年來,中國政府持續出臺新政策,積極培育良好的營商環境,支持新技術應用取得成效。為此,他專門飛到美國并成功說服總部:既然這個事情遲早要做,那么現在就是最好的時間。

      2018年5月的最后一天,強生醫療宣布,旗下HELIOSTAR三維多通道射頻消融球囊導管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綠色通道許可。這年的下半年,在王金鶴的建議和推動下,美國總部也批準了HELOSTAR中美同步臨床研究、同步上市的方案。王金鶴向健康界透露:HELIOSTAR在中國的加速上市,將直接惠及中國1000多萬房顫患者與不斷增多的新發患者,顯著縮短年輕醫師的學習曲線,提升房顫患者的治療率與臨床結果,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并將為中國房顫治療樹立新標準,“我們很期待”。

      “后續我們大部分新的產品,也決定采用這個路徑去做,希望通過這些創新的方式服務中國的病人,讓中國的醫生更早地接觸到最新的技術,推動中國的科研發展。”王金鶴說。

      創新的政策環境也在釋放著紅利。去年以來,國家對創新醫藥醫療器械審批流程的改革提速,強生旗下創新產品和醫療解決方案在利好政策支持下得以更快地進入中國市場,比如國務院給予海南博鰲先行區的“國九條”政策出臺后,王金鶴就第一時間帶領團隊赴海南落實強生新技術。

      2018年12月7日,強生針對治療心率失常的心電生理手術所使用的全程三維可視、磁電雙定位技術,借助“臨床急需進口醫療器械審批”的政策通道,在海南博鰲成功進行了國內首臺心電生理創新手術,該產品在博鰲醫療先行區的落地幾乎與美國市場同步,實現了國際前沿醫療科技在中國的同步落地。2019年3月,強生與博鰲超級醫院共同建立了“強生先進技術海南博鰲教育中心”,以幫助醫務人員更好地掌握先進的創新醫療技術。

      創新從來不是等靠要來的,更多是先人一步的主動選擇。在如何進一步充分發揮海南博鰲的政策優勢上,王金鶴并未止步。2019年初,王金鶴帶領強生團隊主動提出了通過海南“真實世界數據”加速新技術審批的方案,并多次與監管部門進行溝通研討。

      2019年7月初,通過海南“真實世界數據”加速新技術審批的指導意見出臺。王金鶴興奮地對健康界表示,“真實世界數據加速新技術審批,這在全世界的醫療器械領域還沒有先例,這是實實在在地通過政策創新來推動技術創新”,而加快創新技術的落地,無疑可以更好地服務于中國病患。

      希望通過創新的方式服務中國的病人,讓中國的醫生更早地接觸到最新的技術,推動中國的科研發展。

      信條之力

      創新技術的真正落地,還需要依托于更符合本地環境的組織模式。對于像強生這樣的全球化大公司來說,“怎么能夠植根于中國市場,適應中國市場的快速迭代,這是我們要去考慮的。”王金鶴直言。

      他一邊反思,一邊行動。“此前,我們更多是利用自己的資源在做創新推動,但當這個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快,不斷有新的業務伙伴出現時,如果還只是靠強生自己去做的話,我們就會面臨很多不足的地方”。

      以一個病人完整的就診流程來說,第一步是預防,第二步是篩查,第三步是診斷,第四步是治療,第五步是康復隨訪。王金鶴自問:在這一鏈條上,強生都要去做嗎?強生的重點領域是什么?基于多輪的價值分析,強生把重點集中在自己的強項——治療端上做深做透,同時與不同的商業伙伴合作,把其它部分做成一個生態系統。

      2019年6月27日,基于開放合作創新理念的JLABS項目在上海落地,將為約50家來自全球的生命科學初創公司提供高效靈活的創新平臺,涵蓋了包括制藥、醫療器材、消費品和醫療技術在內的領域,至今已有31家企業入駐。

      “它是一個開放的孵化器,這是強生做的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創新之舉。”王金鶴說,強生這一完全開放的創新平臺,沒有任何附加條件,可幫助初創企業和研究人員實現拎包入住,把時間和精力花在刀刃上。除配備了世界級先進設備的辦公場地,強生還給予入駐企業科研和人事等方面的指導。

      不得不承認,在很多取得突破性進展的領域,一定能看到創新的痕跡。王金鶴及其團隊所推動的創新行為,折射的是強生醫療的創新路徑。

      創新是醫療發展的核心動力,也是醫療機構基業長青的核心競爭力。在波士頓咨詢公司(BCG)發布的《2018年全球最具創新力企業50強》榜單中,強生位列3家醫療健康上榜企業之首。

      強生強大的創新能力背后,依托的是強生信條。

      76年前,強生創始人的兒子羅伯特·伍德·約翰遜將軍寫下了“強生信條”:即首先對病人、醫護人員、父母親和一切使用強生產品及服務的人負責;其次對員工負責;第三對社會負責;最后對股東負責。

      在過去的70多年里,“強生信條”始終是強生業務運營的指導原則,其間也歷經多次的修訂。在最近一次的更新中,“強生信條”特意將“病人”放在首段的首要位置,意在將服務人類健康福祉放在第一位。同時,還增加了對高管進行“信條分數”考核的內容。

      健康界了解到:強生中國每年的“信條分數”都遙遙領先其他國家和市場,這也是優秀的團隊不斷脫離舒適區,接受更大挑戰的一個側面。在王金鶴眼中,強生信條就是強生創新的基石。“每當面臨沖突和決策時,我會自覺地想到這一信條,并遵此行事。”

      expand

      面對面:

      健康界:在強生這樣一個有著130年歷史的跨國企業擔任強生醫療中國創新委員會主席,您希望在哪些方面取得突破?

      王金鶴:我在擔任創新委員會主席之后,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過去的強生已經做得夠好了,我怎樣才能做得更好?

      為此,我提出應該集中到自己的強項——治療端上,把它做深做透,而在其他部分與外界合作形成一個生態系統。在全力做治療端的同時,我們還要預測未來。醫療產業的一個特點是周期很長,比如一種藥從研發到成功的周期可能要幾十年的時間。所以我們必須要預測未來,包括未來人口的變化、中國疾病譜的變化,然后結合我們在治療端的強項去應對這些變化。

      健康界:要形成一個與人合作的生態系統,首先需要解決合作模式的問題。強生是如何與其他公司開展合作的?

      王金鶴:按病人的就診流程來說,可分為預防、篩查、診斷、治療、康復隨訪等階段。強生聚焦的領域是治療這部分。而在疾病預防階段,我們更多地會去和像小米、谷歌、蘋果等可穿戴式設備公司合作,幫助病人檢測自己的健康情況,然后發現問題;在篩查階段,我們會跟社區醫院合作,推動社區醫生教育老年人,給他們做心電圖的篩查診斷等;在診斷階段,我們會和AI企業合作,通過人工智能去讀心電圖,還可以把它擴展到術后隨訪、治療效果評估等方面。另外,我們也鼓勵強生醫療每一個事業部去探索外界可能的合作,把我們的技術優勢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

      健康界:從整體來講,目前中國的醫療服務體系還比較薄弱,要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多方力量的創新與改善。您認為,政府、醫療機構最應該在哪方面做出創新或者調整?

      王金鶴:我們樂見政府正積極創造一個公平的營商環境,這個營商環境鼓勵創新,讓各類企業能夠在里面積極地去創造。另外,我們還要把視野放寬些。國家非常重視腫瘤防治,并為此提供政策支持。同時,不僅僅是腫瘤,卒中也應受到重視,這是中國人的第一大致死因素,也是老年人的第一大致殘因素。因此,我建議疾病治療要前移,卒中的最大最直接誘因是房顫,治療卒中從關注房顫開始。在房顫、卒中的治療上鼓勵創新,并予以與癌癥同等重要的關注;對于醫療機構來說,我們希望新技術能更快速地進入到醫療機構中,更及時地服務病患需求。

      健康界:一些醫療機構認為企業的創新往往帶有很強的銷售目的,對此您怎么看?

      王金鶴:對于一個創新的技術,如果不能夠商業化落地的話,說明它還不能真正地去惠及足夠多的醫院和病人,那么這個創新的效用是要打問號的。在強生,創新的目的是幫助病患。我們的技術能切實幫助病患,才能被廣大醫院和醫生采用,這只是結果。我們要做的是真正有效的創新,強生也從衛生經濟學的角度研究創新技術。從國外看,很多新技術被采納之后,它的價格是逐漸下降的。這其實是一個正常的生命周期,任何一個新產品或新技術都會面臨這樣的階段,我們要尊重這個規律。

      健康界:回首您在醫療器械行業的16年,您最想改變行業的什么問題?

      王金鶴:想要改變的事情很多,但最想改變的還是希望疾病的治療能夠前移。其實,不管中國還是美國,或者其他國家和市場,都面臨著老齡化的挑戰,如果我們能夠把疾病治療前移的話,疾病的治療效果才能真正提高。從價值醫療的角度來說,錢才能花得更少,人的健康壽命也才能更長。然而,要實現這一愿望,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不斷地創新,不斷地教育公眾。正如強生所倡導的創新生態系統,與不同的商業伙伴進行創新合作,才是真正可持續的發展模式。

      健康界:從事醫療行業這么多年,您的健康觀發生過改變嗎?

      王金鶴:最早的時候,覺得沒病就是健康,現在發現:健康其實不是那么簡單的事。生理的健康只是基礎,心理和精神的健康也很重要。在醫療行業這么多年,強生的精力管理課程(Energy for Performance)對我的幫助非常大,這是強生旗下的健康學院(Human Performance Institute)開發的一套培訓課程,針對企業高管、員工等健康需求進行定制化的培訓。它幫助我樹立了正確的體能管理、情緒能量管理、心理狀態管理和精神力量管理的概念,讓我認識到:當我能夠提升精力水平,在家庭、個人生活和工作中全情投入,更好享受家庭生活,更高效地處理工作時,也能夠促使生活變得更加健康、積極和富有意義。這套課程今年開始在中國正式商業化啟動,對外部開放。我會推薦公司或個人參與。

      expand

      健康界:您最喜歡什么樣的健身運動?

      王金鶴:我做得比較多的健身項目第一個是力量方面的訓練,比如杠鈴、啞鈴等負重訓練;第二個是心肺能力的訓練,比如說打網球;第三個是拳擊,有時候我會帶我兒子一起打拳擊,壓力特別大的時候可以釋放一下自己。

      健康界:您喜歡看健康方面的書籍嗎?

      王金鶴:我此前一直在看《眾病之王 – 癌癥傳》,這本書不僅講了癌癥這個疾病,講了我們怎么關愛自身的健康和周圍人的健康,我還看到了病人、醫生、醫院、企業、科學家和政府,一代一代人是如何通過不斷努力來與這一疾病抗爭。攻克癌癥是一個非常長的過程,而每個人只是做了一部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健康界:您現在最享受什么狀態?

      王金鶴:給自己定一個目標,可以是生活的,也可以是工作的,然后向目標去努力,這種狀態是非常享受的。

      鲁大妈电影